四十分贝二十赫兹,额定大脑

莫名其妙的东西的记录地,整天都在神神叨叨。

光之海

我逐渐失去了声音。


很久没有回到小房间,我记得每个东西的位置。

“好好加油啊。你所做的一切都会被打包成罐头大小的海洋,堆在房间的角落。”

方井看上去非常正经,这次我一看就明白一定是正面。不过或许,现在即使是反面,他会说的也没有别的话。

“日以继日。复制粘贴。”“用转经钵敲出‘叮——’的声音。”

叮——

嗡——

“两次。”

两次,两次。


北西抱着我,自己像是要睡着了似的咕哝了两句:

“你会没事的。要用很多很多的句号,引号会更显眼。”

身体里面空空荡荡。

梦见喜欢上了三十多岁的老师,她因为我辞了职,留了个字条消失了。

梦见了墙上着了火,像是投影在墙上一样,它们充满了整间屋子。

空包裹

我突然对妈妈产生了很多歉意。

以前就不想看到妈妈流泪,那会让我很心痛。到后来,我甚至以不能被道德绑架的理由去说服自己漠视妈妈的眼泪。我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没什么错。

昨天她打给我,问我生日过得怎么样,后来又说到假期里在饭桌上跟爸爸吵架的事,我跟她聊了很多很多……

从来她都一直忍受着爸爸的脾气,爸爸就像个小孩子,从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过错也不会承认,倔强到妈妈都不敢跟他提。一是怕他发脾气,二是怕伤了他的心。

于是打小起她受到的这些迁怒,就连着平时生活里其他的烦恼一起发泄在了我身上,而我也只能学着像她一样,容忍,然后在背地里讲坏话。

到了后来我开始叛逆,不再容忍了,又过了几年我大部分时候都不在家...

可能突然明白过来自己真的想要的东西是什么
我真的想要一直追求先锋,进行实验,做个孤立者吗
还有炫酷的人生……这些眼花缭乱的东西就像各种音乐风格似的,了解得越多就越会迷失,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只有乐评人才能毫无顾虑地深入
那些音乐和态度成为了我的屏障,下意识地逃离了本心
可能我从来都只是想做个普通人而已
普通人拥有一切啊……

看完奇诺之旅的动画,想去补小说的时候,很期待是不是第一人称(虽然并不是)。很想知道奇诺会有什么样的心理活动……

不过那个年代的第三人称轻小说应该要远比现在多,也是时代在变化啊……

不干活,明明一样是制作专业但是一年从头到尾说不定只有24小时在做跟音乐相关的事的人,在制作相关的话题上怼我你哪来的自信。

有病么……

这种类似的事也是多了去了,很气。

我的努力和认真需要得到应有的对待,必须要。


算了以后还是尽量啥也不说……对任何事情如果都保持不表达自己看法的态度,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。

想要毫无包袱地去写歌。

想要毫无包袱地去做很多事情……

怎么可能啦,好了去洗衣服吧。

沮丧难过……
然后去打打游戏,深夜偶尔看看书。
希望新年可以心想事成,健健康康的。

不想做音乐了

但是不得不做

只能做

几个月前开始察觉自己可能是不适合做音乐的,这个想法的后遗症越来越严重……怎么都憋不出曲子来。

脑子里没有旋律,做歌也不怎么开心。

哎……真难受啊。

匿名提问:

嘿,有喜欢的女孩吗?

四十分贝二十赫兹,额定大脑 回答:

没有。或者应该是说……我越来越不明白“喜欢”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总是有很多事会让我坚定,要好好学习,好好学习……

而且五线谱还是挺美的,看到19/16的时候虽然觉得头晕目眩,但是还是很好看。

晚睡晚起……真要命

*是时候拿起酒杯,品味人生了*

大概赛博朋克这种题材最吸引我的就是,在那样的生活中你的行动力和目的都非常明确,你不得不时时刻刻头脑清晰。你得思考怎么样在那个该死的无法改变的环境里活下去。

就算做这个游戏的家伙是个萌豚……他可是住在一个第三世界的国家啊,游戏里很多话可不是说着玩的,所以玩着也挺有实感,会时不时想到作者……那些话和故事至少不是凭空冒出来的。

anyway,里头的黄段子真是笑死了。

有不开心的事就说一下……

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正确虽然没错,只剩我来包容就很不爽了,有一瞬间不包容就会被喷也是……只要去强调跟大伙一样的自己的正确也是……为啥只有我会被喷啊?

问题还是在我喽……可是我也想有可被接受的自私……


好喜欢PB!!!www

不安的事太多啦,也不能手忙脚乱

被盯了 -> 冷静

在小贝岗买夜宵的时候,突然出现了一个万圣节装扮的女孩子,轻轻地像在飘似的走在人不多的小路上。穿着像和服,黑色的,抱着金发的洋娃娃,血从眼睛里流出来,给毫无生气的脸色染上了鲜艳,然后向下染红了嘴唇。

观察到这么多细节的话当然得盯着她看了,没想到人家却也盯了回来,就算脚没停下往前走,也一直对视了好几秒。

“好想给她发糖啊。”

“啊?为什么要发糖?”喵爷说。

“不是有这种习俗嘛。”

“我是基督徒嘻嘻嘻嘻。”

啊喵爷的装逼时间开始了。比如来小贝岗的路上,他也说个不停明天就要去上班啦,第一天在小洲工作啦,有薪水啦;前两天你给的那个活别人终于觉得值这个价啦。之类的。

“不过那个妹子很漂亮……...

火柴盒之神明

报恩这个行为也是很想要做的。

只是好好从小时候往长大了想,没觉得真的有值得去报恩的人。

我不是个会心存感激的人吗……不过还是在好好帮住别人。那这样的动力又是哪来的?

但是报恩的动力一定很强大。

唔,突然想起了值得去报恩的人……情况变得很尴尬。那个人给予我的东西我一如既往地糟蹋掉了,就像对所有人那样……只是记得一些话,成为那时的被褥。

突然又想起明明昨天买了袋干柠檬片,今天一点印象也没有也忘了吃……完全从视野里消失了啊柠檬片。

我是火柴盒之神明。或许有一天会帮助谁来实现愿望,小心翼翼,把火柴沿着盒子边划一下就好了。

铁盒子里放着吃完了的糖果,一封封日记本里的纸写成的信叠在一起。还有...

车轮滚滚,压死你

打开了三年前用的三年没开过的电脑,桌面是dubstep的壁纸,桌面上还丢着一首小山田圭吾的歌。

然后在里面还发现了当时写的小说,还有初恋女友的裸照。

想着把QQ重新安装一下,看看以前的聊天记录……结果安装到一半就卡机了,重新启动的时候电脑就完全打不开,似乎是磁盘坏掉了。

唔……

嘛,说不准等哪天我再回家偶尔又想打开,说不准就能打开了。

好了,因为生气了所以我想要把以前,是说从做音乐开始的时候到现在的所有的曲子发出来。

等着被吓到吧蝼蚁们

请脑补一个大boss的笑声和黑影

👋拒绝过的一些词……误打误撞在完全不认识的人那里看到跟我一样的用法,怀着不知道是不是类似的心情去写下那种词语……好气啊都说要拒绝了。

是的我也觉得他很美丽。

他们都很美丽。

我跟他明明有着类似的一段经历却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方向……几年前是很好的朋友,现在却有点说不上话。说起来最近还因为企划的事在一个群里聊了起来,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对话,他则是心平气和。

因为我觉得我比他强,实际上我也知道我比他弱,无论是心理还是作品……他应该也不会把我当作比较的对象,我太喜欢跟人比较了。

做音乐这回事吧,即使偏向学院派这么久,到了现在还是觉得音乐要打动人的好。学院派可以麻痹身心,可以装逼,可以高傲地蔑...

杰克盒子

想着想着,突然想起初中的事,又突然想起大概我初中时对Diane老师是真的喜欢着的。

初中毕业后还有给她发两封邮件,因为第二封是用的新邮箱,之后就给忘了密码,觉得要是说起来也挺尴尬,就干脆再没联系过了。

喜欢的原因也挺简单: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给予我认同感的人,第一个让我可以去完全信任的人。其实说是喜欢,倒更像是把她当作了妈妈?我跟自己妈妈的关系从小就像是有鸿沟,所以也没怎么体会过普通的母子感情吧。而Diane,在她面前我不用担心我会犯错,也不用担心她会生气——她总是太温柔了,温柔到生气的时候也会被同学们笑话,大喊着get out也没人理。

她教过我们两首歌,一首是Beatles的yellow...

我想我慢慢向音乐低下头了,还没有完全放下傲气,但在慢慢变得虔诚。

三年前有个小提琴手骂我说“你不能把音乐踩在脚下,你以为自己有多伟大啊?”

直到很久以后才发觉可能真的是这么一回事。这样的结果是音乐对我的压力越来越大,无论是听还是做。毕竟……把音乐本身当作敌人的话,根本就别想赢。

只要低下头去接纳就好了……嘛,走这么一遭也是挺好的。正因如此我才有分辨力。

跟我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盒子也说,做音乐的肯定都经常各种怀疑自己怀疑音乐。我俩算是互相敬佩着……?反正我挺佩服他的……

路还长着呢,还有好多事要去怀疑……在怀疑中得到自己的真理就好了。

昨天到今天,一共流下了五滴眼泪。因为不是常事所以想记录一下。

而且很想看海。

每天我刷牙

回来的时候我们在火车上,要坐一整天,不停地转站。

我看着窗外,因为总是坐火车,很习惯这种没事可干的时间了。看着窗外已经成为了下意识的行为,只是这样看着就能觉得心中一片平静。

那是有高度的纵向的云。“如果我们等到很晚,能不能看到满天的星星?毕竟是没什么灯光的区域,视野又很开阔。”

“应该行,不过这玻璃好反光啊。”

“晚上应该会熄灯。”

“那就应该可以的……很小的时候在乡下看到过,那个时候就真的明白了‘银河’的意义……古人这么叫它真聪明。真的就是一条河流。”

结果她没等到有星星出现的时候就去睡觉了,我撑着脸,继续看着窗外向后狂奔的风景。

时间好像完全没有流动,只是天空也跟着往后跑,突...

最近都是三四点睡觉,早上八点起来的时候,觉得整个人都浮在空中。

不是太明白多余的时间都到哪里去了……


突然觉得自己特了不起……得瑟一下(

嗯要认真的话还是什么事都能做好的……

越来越远离。越来越清晰。

面向任何地方。

连脑中的鱼儿也兴奋起来。

昨天的泡泡裹住了身体,昨天的泡泡爆炸了。海草不会被吃掉。底部是什么颜色的?

弦乐是必须的,别弄得跟那些傻不拉几的人一样。

因为相信而刻薄。

声音可以打动人心,因为声音是振动,它会与心脏共振。

所有吐露真实的话语都被切片,sampling。Hiphop,Grime。Vaporwave。被传送到了很久很久以前。

房间里的海洋。

"私達を、

大部分带歌词,或者是之后被套上歌词的爵士曲子,都在讲腻得要命的爱情故事……

这首的词虽然也是在讲爱情,可是我特别喜欢……当然曲子本身就非常美丽了,歌词加成了不少。


You'll find yourself in another place,

500 miles high.


You will always stay,

500 miles high.

© 四十分贝二十赫兹,额定大脑 | Powered by LOFTER